welcome to here!

[]【明颜而后】 by钻石星辰一瞬间

写在前面的话:说实话,这篇文章我也没看过,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——排版实在是乱啊。但的原因,也十分简单,文中主角的名字是“小隐”,虽然此小隐非彼也,但看见熟悉的名字我就是很高兴,于是就很高兴地啦~哪位耐心极好、眼力俱佳的美女,把文章看完了,可以发点感想什么的。如果评论很好看,我也愿意点上几滴眼药水,与你们共赏此文。^_^1情愫暗生“小隐,你这一招练得不对,应该是剑身似直而弯,从敌人肩头绕到背后,你看。”说罢,她舞起手中剑,给我做了个示范动作。在漫天的雪花飞扬中,她衣袂飘飘,剑气嗤嗤,一旁的梅树被她的剑气所伤,从树枝上翩跹落下两朵黄色的梅花来,旋转着飘落在她身上。她使完了这一招,回过头来,见我只是看着她呆呆出神,并没有用心看她演练,不由得秀眉微蹙,轻声责怪道:“小隐,你怎么了?这几天总是不能集中注意力,这样怎么能把剑法练好呢?”我猛地醒悟过来,忙红着脸道:“对不起,师姐,请你再练一遍。”她叹一口气,又将刚才那招“细水弯弯”使了一遍。我上前依样将“细水弯弯”练了一遍,师姐赞许道:“这就对了!小隐,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如果肯用心练功,我们谪缘派不会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。你可要自己对得起自己,别老是魂不守舍的!”说罢,面带笑容地看着我。她目光中混合了欣赏和怜爱,我一时间心跳如鼓,低下头去。我是谪缘派第三代弟子,师姐和师父师叔们都叫我小隐,本来是街边一个流浪儿,六年前蒙师父收留,从此和诸位师姐师妹一起住在致幽山上,过着日出练武,日落读书的生活。众人都对我十分友爱,尤其是师姐,我一进门,便由她照顾我的饮食起居,后来更是代师父传授我武艺。我的师父是掌门人,平日的琐事非常多,虽然正式收了我为第八弟子,但除了最初的一些基本功外,其它武功都是师姐教授我的,其实她是我的三师姐,但不知为什么,我从来都是叫她师姐,而不是三师姐,她和其它师姐们也都一直不以为意。今年过完年,我就要满十六岁了。但这几个月来,我总是隐隐觉得自己不对劲。“小隐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你可要说出来,别憋在心里,会憋坏的。”她见我神思渺渺,有些奇怪。“我…可能是年龄大了,有些不安。”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真是个傻孩子!人都是要长大的,更何况你师姐的年龄不是更大吗?你都不安,叫师姐怎么办?”我也意识到刚才情急之下说的话十分可笑,也裂开嘴笑了。师姐眼望着我,弯弯的嘴角边笑意不减,伸手替我理了理衣服。她的眼睛深邃又发亮,每次一笑便如两个漩涡,浅弯的睫毛在下眼睑投下阴影。“你看你,已经长成大姑娘了,该懂得自己照顾自己了。”我仰望着她,听着她半是责怪半是疼爱的语气,喜滋滋地道:“恩。”募然间发现我再也不需要仰望她了,我早已长得和她差不多高了。这个发现让我心里一阵惶恐,空荡荡地若有所失。再仔细打量我的师姐时,只见皱纹业已爬上了她的眼角。毕竟,过去的是整整六年,而不是六个月。师姐没注意到我在想什么,继续说道:“…总有一天,你会一个人在江湖上,师姐不在你的身边,你…”她还没有说完,已被我惶急地打断:“师姐,你说什么?你怎么会不在我身边?”师姐有些奇怪,道:“小隐,你也不是个小孩子了,应该知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师姐不可能跟你一辈子,你总有一天要独立,要自己照顾自己,你不知道吗?”我一下子阴郁下来,师姐说的对,她总有一天会不在我身边,到时候我总是要一个人面对一切的。我低下头去,看着雪地上那皑皑的积雪,说不出话来。不远处七师姐向我们招手叫道:“三师姐,小隐,吃饭了!”师姐一拖我的手,笑道:“别说这些了,走,吃饭去,我早就饿了!”我也裂开一个微笑,跟着她向七师姐跑去。饭堂里,和我同辈分的师姐师妹们早已坐好,由轮值的四个师妹给大家上菜盛饭。师姐坐在我的右边,她的对面是二师伯门下的刘师姐,今日刚随二师伯从外面回来,此刻已洗漱完毕,换上了一件干净的淡青夹袄。她见了我便笑嘻嘻地说道:“哟,几个月不见,小隐又长高了不少。武功有没有长进啊?”我惭愧地笑笑,低声道:“谢谢刘师姐关心,我很没用,练到现在也没多少长进。”刘师姐向师姐横了一眼,笑道:“方师妹,看来你这个代师父并没有尽到职责啊!”我听她责怪师姐,一急之下,忙道:“刘师姐,你别怪我师姐,都是我太愚钝了,师姐已经很尽力了。”旁边几个师姐妹都哄笑起来。师姐向刘师姐白了一眼,道:“你看你,一回来就挑拨我和小隐的关系,还像不像个做师姐的?”刘师姐吐一吐舌头,道:“好啦,你们感情好得很,我可挑拨不了。”一旁的五师姐笑着打岔道:“几个月不见刘师姐,咱们都有好多话要说。但这么冷的天,一直说话不吃饭,饭菜都快凉了,还是吃好饭再聊天吧。”我们都笑了起来。师姐夹了一筷子菜给刘师姐,笑道:“五师妹说得不错,吃好饭,咱们到刘师姐房里好好听她说说山下的事。”又给我夹了一筷子菜道:“早上练功辛苦,多吃点。”我向她看了一眼,心里忽然想到师姐真是漂亮,整个谪缘派恐怕没有人比她更漂亮了。饭后,我们聚拢在刘师姐和华师姐的房中听刘师姐说她下山后的事。刘师姐十分得意,神秘地道:“你们知道我师父此次派我下山却是为何?”众人都摇头说不知。三师伯门下的二弟子孙师姐却迟疑着道:“我听师父说,好象江湖上新来了一个身穿黑衣黑斗篷的冷酷杀手?”说罢,看着刘师姐,等待她揭晓谜底。众人都恍然大悟,道:“原来为了此事!”刘师姐道:“不错!正是为了此事。不过此人并不是杀手,而是一个复仇者。”听到这里,七师姐撇嘴道:“我以为是什么新鲜事,原来又是报仇雪恨之类!这种事江湖上岂不是天天发生?又哪里值得大惊小怪?”刘师姐略微有些不快,道:“郑师妹有所不知。此人并非是一般的复仇者。他自称是悲情使,专为复仇杀戮而来,从来都是一袭黑衣,使用一柄银色弯刀,江湖上已称他为弯刀杀手。”到这里,人人都听得入迷,只盼着她再继续说下去,她却故意卖个关子,道:“讲了这么多,我口也渴了,不知哪位姐妹肯去替我倒杯茶来?”几个师姐都一齐啐她。师姐笑了一笑,道:“我来罢。”正要去倒茶,我已抢在她面前去斟了茶来,捧给刘师姐。刘师姐眉开眼笑,接了茶道:“小隐真乖!”师姐带笑横了我一眼。刘师姐润了润嗓子,又接下去说道:“一开始,江湖人都以为是普通的寻仇,就没放在心上。哪知此人一出道便连杀江南的金家老大,洛阳飞旗门罗掌门,豫北水汤寨姬寨主,崆峒派谷灵峰等十几名高手,连武当派的成卷道长,青城桂容这样的人物也都死在他的手下,这弯刀杀手的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,这才引起了武林侧目。众位师姐妹你们说,这样的武功,武林中还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?”一边的童师姐点头道:“连杀这么多高手,的确厉害,恐怕要我们的师父这样的功力才能克制他吧?”众人都纷纷点头。七师姐道:“但不知此人究竟有何深仇大恨,竟连杀这许多人?”刘师姐皱眉道:“这正是掌门师叔派师父和我下山的目的。只可惜…唉,我们探访了许多被害人的家里和江湖上的好朋友,却始终没有打探到这个弯刀杀手是要报什么仇。”众人发出一阵失望之声,师姐道:“看样子这个弯刀杀手的仇家遍布天南地北,但不知其中包不包括我们谪缘派?”众师姐妹都紧张起来,七嘴八舌地道:“是啊,他如果来寻仇,我们挡不挡得住?”“我们的掌门师叔是本派武功最高强的,应该可以对付这个弯刀杀手吧?”“好汉不敌人多,他若敢来,我们一拥而上,也未必就拿不下他!”最后这句话乃是童师姐所说。正在此时,忽然有其他师姐来敲门道:“咱们山上来了客人,掌门师叔叫咱们快去见客呢!”众人急忙回房更换了衣裳都往大堂赶去。进门去时,只见师父已端坐于堂上,众师伯师叔也都陪坐在堂下。客人是一个金冠束发,衣着整洁的翩翩少年。师姐妹都在师父示意下一一与那客人行礼,得知他原来是隔殊城的少主夏羽温少侠。我见他与我见礼时目光一亮,眼神中透出一丝炽热,不由得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反感。眼角一瞥,见堂上摆放了好几口木箱,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。堂上师父开口道:“多谢贵派的厚礼,夏少侠一路辛苦了。”声音温和,略带喜气。我心中顿时恍然,暗道:“原来又是来送礼有求于我们的,那木箱里装的必定是黄金白银。”偷眼打量了师姐一眼,她也正看着那些箱子。夏羽温面带笑容地向师父抱了抱拳,道:“哪里,晚辈有幸得以拜见全掌门,实在是倍感荣幸,区区礼物,聊表心意,家父说了,待事情成后,当亲自来致幽山拜见全掌门。”师父听了此言更感高兴,道:“令尊太客气了,应该是全某去隔殊城见令尊,哪里敢劳动夏城主大驾?”夏羽温道:“全掌门言重了。家父久仰全掌门剑法冠绝天下,早就想来拜访切磋,只是苦于俗务缠身,一直没有机会。最近闻听江湖上新出现了一个黑衣的弯刀杀手,短短几个月内已经连杀十几位高手。而且此人身世神秘,不知何门何派,黑白两道,他都毫无顾忌,也从不按武林规矩交代报仇原因。”他说到这里,我和众人更是竖直了耳朵,听得分外用心。只听他又接道:“家父听得此事后,跟隔殊城上下商量,一致认为此人不除,江湖难安。”听到这里,师父和几个师叔都点头赞同,我心里却是轻轻一震:“他们要杀了他!”耳中听师父缓缓说道:“令尊所言不错。不过听说此人武功高深莫测,恐怕不易对付。”夏羽温笑了一笑道:“家父也是这样想的,因此想邀谪缘派一起出手,料想贵我两派联手,当可对付此人。”师父沉吟片刻,道:“令尊如此美意,全某理当遵从。不过想那弯刀杀手不过是一个初出江湖的新手,以令尊和全某今日的地位…”不待她说完,夏羽温已笑道:“全掌门是何等地位,此事当然不会劳动全掌门亲自动手。恰好那弯刀杀手已于日前向木老拳师递了帖子,说是下个月十六要去寻仇,那木老拳师是家父多年前的故交,一接到帖子便向家父求救。家父打算派小侄和敝城龙叔叔前去相助,小侄虽然武功还过得去,但家父担心小侄也未必是那弯刀杀手的对手,故请全掌门也派出两名得力弟子以助一臂之力,家父不胜感激。”师父略微点头,沉吟了半晌,忽然看向我和师姐,道:“颜儿,这次,你和小隐一起去。”我一怔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回过头看师姐,她也是面有诧异之色。师父见我们没有答应,又重申一遍道:“颜儿,你听到了么?这次你带小隐一起去。”师姐和我这才回过神来,应声道:“是!”看得出夏羽温脸上也掠过一丝不明白及不悦之色,我想,按他的估计,起码师父也应该派出几个师伯来,才能与弯刀杀手这样厉害的角色抗衡,不想师父却派出我和师姐这样资辈甚浅又名不见经传的两个弟子来。但看不出他年纪轻轻倒是很沉得住气,仍是温温和和地道:“如此有劳两位师妹了。”再寒暄片刻,约定了双方见面的时间地点,夏羽温便起身告辞,师父特地派了大师伯送他下山,以平辈之礼来对待一个晚辈,看得出她心里十分重视这位隔殊城的少主。夏羽温走后,师父命其他人先行离去,只留下我和师姐两人。师父坐在紫檀木雕花的椅中,显得十分高兴,开口便道:“隔殊城一向眼高于顶,不把其他各大武林门派放在眼里,今日竟会上致幽山向我派求助,真是前所未有。”师姐接口应道:“由此可见我派的实力已实在不容小觑。”师父点头道:“不错,你们师祖和我辛苦了几十年,总算小有成就,令我派在武林中也稍占有一席之地。谪缘派能有今日,实在是各位祖师庇佑。”她见我低着头,便问我道:“小隐,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?”我抬头见师父和颜悦色地看着我,犹豫一下,道:“不知道夏少侠除了我们谪缘派外,还联络了什么其他门派没有?”师父闻言一怔,若有所思,随即眼光直视我,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她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退,取而代之的是些许郑重严肃。我以为师父生气了,惶恐地道:“我…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没有要惹师父生气,师父…”还没有说完,已被师父打断道:“我没有生气。”她垂下目光看着地上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过了一会,她又抬起头来,道:“颜儿,小隐,你们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对付弯刀杀手之事,我没有派你们师伯去,而是派了你们两个晚辈去?”师姐点了点头,我见师父的眼神中并没有怒意,便大着胆子答道:“小隐听说这个弯刀杀手很厉害,怕是我和师姐对付不了他。”师父笑了一笑,道:“我原也没打算让你们两人对付他。”此言一出,我和师姐更是感到纳闷,又不敢问为什么,师父看着我两人的表情,想说些什么,想了一想,又闭上嘴,随即又开口道:“你们放心,你们这次去一定不会有性命之忧,弯刀杀手再厉害,也不会要你们的性命。否则为师的岂肯让徒弟冒险?”我和师姐更是如坠云里雾里,不明白师父为何这样说,我正要开口问个明白时,师父挥一挥手道:“你们先下去罢,有事我再叫你们。”我和师姐不敢多言,便行礼告退。走到门口时,师父忽然又叫住我道:“小隐,从明日开始,由为师亲自教你武功,每日两个时辰,你明日日出时分在问仙石旁等我。”我一下子不知所措,回过头去看着师姐,师姐幽深的眼色也正扫过我的脸。我转首对师父低声应了声是。

  • 相关tag: tmry文章